网站首页   农产信息   众农众媒    项目申报   土壤改良    有机认证    追溯查询   农业讲堂 好茶网   会员服务 广告服务 信息发布 APP下载

中国智慧农业网|农业物联网|智能农业解决方案

热门关键词:  智慧农业   农业信息   农业物联网   农业补贴   农业技术
会员登陆        会员注册
我要宣传 QQ:1509550274

乡村医疗:中国的乡村医生的发展方向

来源:中国智慧农业网 作者:郑海霞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3-13
        中国的乡村医生发展迅速,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的乡村医生极大地改善了中国农村卫生保健的可及性。
  中国农村卫生管理司副司长张朝阳医生说,赤脚医生这一制度对通过《阿拉木图宣言》产生了巨大影响。“世卫组织在七十年代的研究发现了有关卫生成本负担和卫生资源分布不均的问题。为设法解决这一不平等问题,该组织在9个国家开展了研究工作,其中包括在中国的4个合作中心。中国的经验激励世卫生组织发起了2000年人人享有卫生保健规划。”
  张医生说,这个制度在过去几十年里不断演化,尽管赤脚医生这个词已不再使用。“这个制度从未停止过。在八十年代初,国务院(中央人民政府,中国的最高执行机关)指示,赤脚医生通过考试后可以获得'乡村医生'的资格。没有通过考试的,可成为卫生员,在村医的指导下工作。乡村医生和农村卫生员今天仍然在从事初级保健的大部分工作——预防、教育、孕产妇和儿童卫生保健、收集疾病信息等。农村医生(提供的医护)质量随着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在不断提高。”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福格蒂国际中心项目主管刘兴柱医生在1975-1977年间曾是一名赤脚医生。文化大革命期间他19岁,当时他所在的高中停课,要学习实用技术。“县卫生局在我们学校组织医学培训,免费提供食宿。培训教师是县中心医院各个领域最出色的。这些医生中很多是“上山下乡运动”中由城市医院派来的(当时毛指示,'光荣的'城市青年到农村去,向工人和农民学习),职业素质极高。他们是最优秀的教师和医生。”
  这既说明了赤脚医生制度的优势,也说明了它的不足。它为农村贫穷人口提供了解放前不曾有过的卫生保健,但是医生获得的有限培训以及设备和医疗用品的限制,意味着他们不可能做太多工作。
  刘玉忠医生是赤脚医生队伍中的另外一员,在43年后的今天他仍然在为村民提供基本卫生保健。他现今69岁,被患者看作是一位爱心和技术兼备的医生。尽管他自己说,“我什么都学到了一点,但什么也不专。”他补充说,“赤脚医生在村里,有很多好处。患者都是我的邻居。我了解每个家庭的情况、生活方式和习惯。由于我经常见到病人,即使我第一次诊断不够准确,我可以密切跟踪,下一次的诊断就更确切了。”
  八十年代,作为中国经济自由化的一个结果,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垮掉了,刘玉忠被北京东郊的定福庄卫生中心聘用。“我很幸运,因为我在1981年通过了卫生部组织的考试,获得了村医行医证书。”
  刘兴柱认为,在七十年代晚期和八十年代早期农业实行私有化时,卫生保健服务的确受到破坏。“赤脚医生的工资原来由公社集体支付,现已失去收入来源。许多人转为务农或进入企业。最为直接的影响是,几乎没有人负责农民的接种或提供初级卫生保健服务。很多以往已经根除的疾病在农村再度出现。”
  中国在八十年代开始实行用户付费制度,使很多人自掏腰包付费或无力负担治疗费用。最近几年政府认识到有必要提高卫生支出,促进制定新的医疗保险计划,这可能反映了中国对初级卫生保健的特别承诺,即“出于社会平等,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到与社会和经济发展相适应、可负担得起的初级卫生保健,”张如是说。卫生部卫生政策法规司雷海潮医生说,2003年建立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现在已覆盖8亿多农民,卫生系统的公共资助已得到了大幅度提高。
  然而,张说,卫生保健的标准在中国不断提高,部分原因是乡村医生和卫生员努力的结果,他们受到良好的培训和支持。“中国农村的孕产妇死亡率从1949年前的每10万人150下降到今天的每10万人41.3。同期的婴儿死亡率从每1000人200下降到18.6。中国现有88万多名乡村医生,约11万获得许可证的助理医生和5万卫生员。”他相信,初级卫生保健在中国还会有助于减少贫穷。“只有有了健康的身体,人们才可以从事教育和生产活动,改善生活标准。乡村医生在防止人们致贫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张玲玲认为,尽管中国为全部13亿人口提供现代医疗服务还面临很多挑战,但是赤脚医生和他们的继承者仍可以为世界其他国家提供一条初级卫生保健方面的道路。撰文参加由全球卫生研究论坛和《柳叶刀》杂志赞助的“2007年卫生领域年轻人的声音”论文竞赛的哈佛公共卫生学院的这位博士研究生说:“农村卫生保健服务中赤脚医生带来的影响今天依然存在。如今无论是研究人员还是决策者大多承认,很难让人们到农村地区去工作。即使发达国家也有过让医学专业人员到农村去工作的艰难时期,因此,培训当地人员看来是保持农村卫生保健可持续性的最佳解决方法。”
  刘兴柱还认为,中国的模式可用在其他国家解决初级卫生保健问题的方式上。“中国的经验表明,要发展初级卫生保健,关键的问题是人力资源和药品。毛主席曾经倡导过,没有必要进行五年培训,培训一个医生一年就够了。特别在农村或贫困地区,针对诸如抗病毒治疗或产前保健等具体工作,做一些短期培训就能满足初级卫生保健的要求。
乡村医疗:农村将普遍进行医改
产品价格咨询:400-689-6957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摘自互联网,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立刻删除。另,本文的真实性和及时性本站不做任何承诺,仅供读者参考。
我要推广产品 QQ:1509550274
郑海霞

最火资讯